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圣痕大嫂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1 13:32:41

在一個完全是黑暗所支配地方,可以看見傑身穿淡黃色而且樣式很一般的睡衣矗立著,而且他的頭還不時的往左右方觀望,他臉上的神情看起來有點緊張。「這…這里是哪里?……」傑努力的環望著自身四周,但眼前盡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見。突然,一道微弱的白色光芒出現在他的正前方。「啊……那邊有道光。」當傑看到白光后讓他感覺到這個白光給人一種很溫暖、很舒服的舒暢感,讓他不由得被白光深深吸引。「去那邊瞧瞧好了。」他抬起了腳,往白光處的方向走去。⊥在他走到離白光不到幾公尺的距離時,突然……白光以非常快的速度往傑的方向這邊移動。他驚呼:「糟糕!!」由於白光的速度太突然,讓傑措手不及,只好舉起雙手來阻擋這道光所帶給他的刺眼。當傑已經深陷白光之中后,馬上就聽到女性的呻吟聲,「嗯…好舒服……」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傑將自己的雙手放下,便抬頭一看…〈到眼前的景象讓他吃驚的說不出話來。因為有一對男女正在交歡,就連眼前的景觀也讓他不敢相信,男性躺在床上……而女性則是坐在男人的胯下上下擺動著還不只如此,這對男女所在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房間,不管家具的擺設、樣式、方向以及家具上的任何物品,都跟自己的房間一樣!!⊥在傑還在吃驚尚未回過神之時,聽到躺在床上的男性的大叫。「快要射了!!」男的大叫的瞬間伸手抓住女性的腰部,不讓她繼續擺動臀部,而自己便起身,將女性推到在床上以很快的速度擺動自己的腰部。「唔……啊…啊…」就在男性快速的擺動臀部時,女性的哼聲也隨著速度越來越提高音調.「啊啊~ 好…好…不要停…喔……啊啊……」「射了!!!」男性大叫的同時腰部用力頂著女性的下體.「阿……喔嗯……」男性便將精液全部灌進女性的體內,不知道是不是量太多……當男性將自己的性器拔出女性的體外時,還有兩、三發射在女性的身上及胸前,當女性還處在高潮的余韻時,男性將頭轉向左邊看著傑露出得意的笑容。「阿!!」傑突然驚醒,緊張地察看四周,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還是自己的房間,而房間還是跟夢中所看到的是一模一樣的沒有任何改變,而自己則是坐在床上,他的神情看起來有點慌張。將頭轉向窗戶,窗戶用窗簾遮掩著,但還是看的到陽光透過窗簾的余光,「呼…原來是夢……」他心里這么想著時,房門傳來妹妹的敲門聲。「哥…快點起床吃早餐了,不然上學要遲到啰!」楨邊敲門邊說.「好…」傑邊回應著邊起身,下了床后就把自己身上的睡衣脫掉,換上白色的襯衫及黑色的學生褲,換好衣服后拿起放在書桌上的手提書包開門走出房間下樓梯時傑將頭轉向廚房,可以看見母親真琴站在瓦斯爐前左手扶著平底鍋右手拿著鍋鏟,而平底鍋上正在煎著荷包蛋,而妹妹則是已經換上學校的水手服站在真琴的旁邊幫忙。「傑…早阿l去洗臉刷牙,早餐快要準備好了」在廚房的真琴邊忙手里的工作邊說道「嗯…」傑走到客廳將書包放在沙發上,此時的客廳坐著兩個人,一個是傑的哥哥"榮" 另一人是榮的妻子也是傑的嫂嫂慧慈,此時的榮正翹著腿看著當天的報紙,而慧慈則坐在榮的旁邊,手里拿著電視遙控器看著電視播放的晨間新聞。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哥、大嫂…早阿」「喔……傑…早啊l去把臉洗一洗吧,等一下我有事情要交代」榮邊放下報紙邊說道。「OK!」傑回應后,便走進廁所。當傑進廁所后,便照著鏡子想著剛剛所做的夢。「剛剛的夢是怎么回事!」傑看著鏡子所倒映出的自己以及右眼,鏡中的自己看起來跟平常睡醒時的樣子相同沒有任何變化。「右眼好好的阿,跟平常的樣子一樣啊,為什么剛剛的夢里會看到我的右眼變得不一樣了呢?…算了~ 管它的~ 只是夢而已!沒有甚么大不了的。」傑邊想邊拿起自己的牙刷,在牙刷上擠上牙膏后便開始梳洗。此時的傑,并不知道他所做的夢跟他往后的生活有著很大的關聯。

餐桌上全家人一起吃著早餐,今天是榮要出國出差的日子,因為榮是一間國際公司的總經理,所以有時候會代表公司去美國談生意,當然出國前一定會交代一堆事情,但交代的事情無謂就是要好好照顧家里、叫弟妹兩人好好讀書……等等的事情,榮把事情交代完之后就匆匆的把早餐吃完出門趕飛機了。其他人也把早餐吃完后也出門了。傑跟楨兩人所讀的學校是一所學園有國中、高中部,兩人當然都會一起去學校,慧慈是一間大公司的秘書課課長,通常都是由榮負責開車送她去上班,但是今天因為榮要出差的關系所以會自己開車到公司,真琴是家庭主婦,家里沒人的時候就會做做家事,讓家里保持乾凈.而傑再怎么說也是個男性,有時候會看看關於色情的東西、打手槍的事情,反正只要是正常男性都會做的事情。傑就如同往常一樣,放學后會去書店逛逛看有沒有他所感興趣的書,甚么類型的書都會有當然也包括色情的書刊,他在一家書店逛了許久都沒有找到所感興趣的書,他剛好在書店的角落正準備要轉身出書店時看到一本外表很奇特的書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便伸手去拿這本書,并稍微翻了一下。「這本書看起來很普通沒有甚么特別的地方嘛…算了,這本書外表看起來也蠻特別的,今天就買這本書吧」對這本書外皮感到好奇的關系,傑就決定拿這本書去柜臺結帳,走出書店后,看到天色已經慢慢灰暗下來了,便想都不想的沖回家。到家之后已經是晚上六點多,在他進家門后便聞到從廚房里傳來香味,餐桌上也有幾樣菜煮好了,他走上樓梯時就看到真琴跟慧慈兩人在廚房里有說有笑的一起正在準備著晚飯。「媽、大嫂,我回來了。」「回來啦,去把制服換一換吧,過一會兒就要吃飯。」真琴邊忙著炒菜邊回話。「你們先吃吧,我先在房間看書,晚點餓了在吃。」傑這么說是因為他真的要看書,而是對剛剛買的書充滿著好奇,「怪了~ 這是怎么回事,在書店的時候都還看得懂里面的文字,怎么現在文字都變了,都是一些奇特的文字……」傑正對書上的文字感到不可思議時,忽然間書上的文字發出紅色刺眼的光芒,而大腦中也出現微弱的聲音,傑仔細聽大腦中的聲音「繼承者阿!!你將繼承我的能力!這能力可以對人施以幻術也可控制他人的心智,而你的右眼將擁有" 圣痕" ,好好運用你所繼承的能力吧!!」傑把這句話聽完后聲音就消失了,傑感到很吃驚,想到早上夢中的自己,右眼也變得不一樣他感到很緊張得把抽屜里的鏡子拿出來「啊……右眼睛真的得不一樣了!!而且跟早上的夢里一樣」慢慢的右眼恢復原來的樣子,讓傑稍微安心了一點,於是低頭看看他所買回來的書,又感到吃驚書里面的文字都不見了,傑快速的把書重複翻了幾遍,每一頁都是空白的只有外皮是一樣的「書中的文字怎么都不見了!?對了~ 剛剛這些文字都發出光芒,難道說是因為這些文字剛剛的聲音才能把能力傳到我身上,也許是這樣吧!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傑在心中給了自己滿意的答案之后便把書在書桌的抽屜里,并且把抽屜鎖起來,不打算讓任何人看到這本空白的書「對了,剛剛的聲音說這個叫" 圣痕" 的眼睛可以對人使用幻術也可以控制心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傑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多了,看到時間已經這么晚肚子也開始不爭氣便走出房間到一樓,看到慧慈一個人坐在客廳看電視卻不見真琴「大嫂,媽呢??」「明天星期六放假,所以她朋友找她去打牌了,今天應該不會回來喔」「喔……我知道,她去朋友家打牌都會打通霄的」「嗯~ 你要吃飯了嗎??需要幫你把菜熱一熱嗎?」「好阿~ 謝謝大嫂!!」於是慧慈便起身~到餐桌前拿幾樣菜到廚房在慧慈待在廚房的這段時間,傑坐在餐桌前思考圣痕的能力該如何使用,因為那股聲音并沒有跟他說該如何使用能力所以讓傑想也想不透該如何使用這個力量「對了!大嫂怕蟑螂~ 每次看到蟑螂都會嚇的急跳腳,不如先集中精神試試看能不能使用幻術,就拿大嫂怕蟑螂來做時間吧」於是他轉頭望像廚房~ 看得到慧慈正站在瓦斯爐前,他開始集中精神對慧慈施展幻術,眼睛便開始變化,過了一分鐘后慧慈的背影仍然沒有任何動靜,還是一樣站在瓦斯爐前,傑正打算放棄時,忽然聽到慧慈在廚房大叫「啊!!!蟑螂……啊!!」「成…成功了~ 太好了」傑內心高興的同時跑到廚房幫忙會慈把蟑螂處理掉,當然他知道這是他使用圣痕能力讓慧慈產生的幻覺,於是便假裝很緊張得幫忙「沒事了,已經把蟑螂處理掉了,放心吧」「謝…謝謝…」〈著慧慈還驚魂未定而傑的內心卻是暗自的偷笑「大嫂,菜熱好了嗎??」「差…差不多了,你先去添飯吧~ 我端過去」「嗯~ 謝謝大嫂」傑添好飯后便走到餐桌前,而慧慈剛好獎菜端到餐廳里將菜放下后看了一下傑「傑……菜都熱好了!l吃吧…吃完之后就趕快去…看書…知…知道…嗎?」因為傑剛剛使用幻術的關系,傑的右眼便變化成圣痕的眼睛,當傑把飯添好站在餐桌旁時,眼鏡并還未恢復原狀就在慧慈對著傑講話時便喵了一下他的眼睛,還來不及反應傑的右眼的變化之后便進入了催眠的狀態「知道」傑回話的后坐下準備開始吃飯時,看到慧慈還站在面前,便抬頭要對慧慈說話時讓他嚇到,慧慈就像是木偶般的樣子站在餐桌旁,兩眼凝視著前方呈現空洞無神的模樣,雙手就像是完全沒有力氣的垂在身體的兩旁,胸口呼吸變的非常的緩慢,就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動也不動,傑吃驚的心想「大嫂怎么像木偶一樣站在那里,是剛剛使用幻術的關系才變成這樣的嗎??看她的樣子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樣」傑便跑到廁所照鏡子,看到右眼產生了變化,就像剛得到圣痕時候一樣「難道控制心智就想是催眠術…也許是這樣,在還沒完全搞懂前先不要在外面使用這個能力,免得會造成不好的后果」傑走出廁所到餐廳站在慧慈的前方,看了看時間已經快要九點了,突然客廳里的電話響起,於是傑便跑過去把電話接起來「喂,這里是XX公館,請問要找哪位」「喂……哥嗎??我楨拉~ 我等等要跟同學去唱歌,大概一、兩點才會回去,所以大門不要鎖喔!!」「好……我知道了,你這么晚回來要小心點喔,還要注意安全」「我知道~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那就先這樣…掰掰」「掰」講完便把電話掛上,再次走到慧慈的旁邊,心里想著「既然妹妹會晚點回來~ 那我可以先測試一下能力~ 看能到甚么程度」「大嫂~ 你聽得到我說話嗎?」因為不確定因素太多,所以傑打算先試探性的詢問「是…我聽得到…」「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是傑……是我的小叔」在經過幾個問題以后,傑已經確定慧慈已經完全進入催眠的狀態,他問甚么就回答甚么,於是傑便開始對慧慈輸入一些指令~ 好方便以后可以在使用「大嫂,以后我叫你慧慈之后,你只要聽到就會陷入像現在這個狀態之中」傑看了看慧慈的穿著,覺得他穿得太多了於是便輸入了相關指令」「你等等會看電視吧?」「會…」「那么你等一下看電視我吃飽飯會陪你看電視,就在我坐下后過十分鐘你會突然覺得客廳很熱,然后就會打算到房間換涼爽一點的衣服」「……熱…涼爽…」「現在家里只有我跟你兩個人所以你要換衣服的時候你會問我要不要去你房間看你換衣服,想順便詢問你穿衣服的意見「……叫你…意見……」「而且看你換衣服是家里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的秘密,所以你會認為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會感到奇怪」「………秘密…奇怪……」傑會下這種指令的原因是他一直很想看慧慈換衣服的模樣,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每次慧慈要換衣服都會把房間門關起來,才會有這個想法,而且平常的時候家里都會有其他人在家,讓他沒有辦法偷看到慧慈換衣服的樣子,而且現在家里都如果他跟慧慈不把握這個機會還要等多久呢,「另外~ 以后只要家里只有你跟我的時候,我對你提出問題的時候你都會樂意回答,而且你都會非常樂意接受我的要求」傑會這么說是因為,不想每次都要進入狀態在輸入一堆關於要慧慈做的事情,這個多余的動作對他來說太麻煩了「…回答…接受……要求」「現在我數到三你會恢復到平常的樣子,會知道楨有打電話回來報備說會半夜一、兩點回來,但你不會記得我剛剛跟你所說的話,不會記得你剛剛的樣子,也不會去在意現在的時間,不過還是會很樂意的去執行剛剛交代你的事情,知道嗎?」會慈緩緩的點了點頭后,傑看著他的樣子便安心的開始數「那就……一…二…三……」慧慈就像是觸電般的模樣清醒過來「吃完之后就趕快去看書知道嗎?」因為慧慈是在說這句話的時后突然變成呆滯狀態,所以會重複呆滯前的那一句話,傑看了看時間已經九點十幾分了,回了話之后就坐在餐桌旁開始吃飯,而慧慈看傑開始吃飯后就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在傑吃飯的這段時間,兩個人就像平常的樣子一邊聊著天一邊做自己的事情,傑吃完飯之后就習慣性的把碗盤跟菜收一收,東西收完之后便自動走到客廳坐下來看電視,其實傑吃完飯有一個習慣,就是會先休息一段時間好讓肚子里東西消化,但因為剛剛對慧慈輸入一下指令,所以順便測試看看慧慈是不是會依照他的指令去做傑在等待的這段時間,還是像平常一樣邊看電視邊跟慧慈聊天。

就這樣過了十分鐘后,慧慈真的感到這個客廳很熱,額頭上還留了一些汗,便舉起右手邊搧風邊問傑「傑……你要不要去我房間看我換衣服,突然覺得客廳好熱喔,想去換涼爽一點的衣服順便問問你我該穿哪一種的衣服」傑聽到慧慈這么問的時候,內心非常高興也邊想「太好了…成功了……」「好阿!!」傑隨然盡量壓抑住自己回話時的興奮表情,可是臉上還是看得出來有一點點興奮,慧慈雖然有看到傑有一點點的興奮模樣,但因圣痕的關系讓慧慈認為這是很平常的事情,因此并覺得這樣會怪怪的,於是兩人便站起來一起到慧慈的房間走去,到了房間后傑就很自然的走到雙人床的旁邊坐下,而慧慈很習慣的把房門關起并鎖上,而傑這時候的表情是毫無保留的興奮,因為是叫傑看她換衣服,這時候傑的眼睛已經呈現圣痕的狀態,雖然傑看鏡子的時候有注意到,但并沒有去在意眼睛反正是把專注力集中在慧慈身上,或許是圣痕的原因這時候的傑不管說甚么事情慧慈都會同意并且接受還會回答讓傑滿意的答案,慧慈將門鎖上后便走到傑的面前準備要把家居服給脫下來時傑就說「大嫂,我幫你脫吧」慧慈看了一下傑后便走到傑的面前并回答「好阿」傑接到慧慈答應的回答后,便站起走到慧慈的后面慢慢的舉起發抖的雙手,雖然慧慈認為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對傑來說這是第一次,所以會讓他感到緊張跟興奮「大嫂~ 在幫你脫衣服之前可不可以先摸摸你的胸部,因為之前幫你脫衣服的時候你都會同意我先幫你摸摸胸部的這時候的慧慈聽到傑這么說后臉慢慢的紅潤起來才緩緩的點頭,而傑把身體靠在慧慈的背上,分別把兩手慢慢放到慧慈的胸部上,傑感受到雙手傳來微微的體溫與胸罩的質感,讓他興奮的還有慧慈身上淡淡的體香,因為第一次碰觸到慧慈的身體,所以他的陰莖在褲檔里已經是勃起,於是傑便把下體靠慧慈軟軟的屁股上,而慧慈感到屁股傳來硬硬熱熱的東西靠上來便問「傑…你…你身上怎么有又熱又硬的東西……靠在我的屁股上阿?」「大嫂…那是我的老二啊…」傑把臉往前靠在慧慈的耳邊「你…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嗎?…」「對…對阿……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那我可不可以玩你的胸部…不……應該說奶子……以后我都說奶子好了……這樣比較好聽」「嗯…就說奶…奶子吧……我也覺…覺得奶子比較…比較好聽…」因為傑聽到慧慈答應他玩奶子,兩只手開始在慧慈的奶子上慢慢的搓揉,因為傑的搓揉慧慈閉著雙眼感受著,嘴里微微的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呻吟聲聽起來除了感到興奮外還有微微的顫抖,而慧慈則是因為傑的老二在自己的屁股上磨蹭,自己開始扭腰擺臀磨蹭傑的下體,增加自己的舒爽的快樂「大嫂~ 我這樣玩你的奶子你舒不舒服啊??」「…舒…舒服……」「只有你舒服好像不太對,我想要你也讓我的舒服?」「那我…我要怎么讓你舒…舒服……?」傑聽到慧慈這么說便把兩手放下,走到雙人床邊坐下開口說「我的老二~ 不對應該說~ 我想要你玩我的,這樣我也會很舒服」慧慈聽了之后便蹲下把雙手放在傑的褲襠上兩手相互的磋揉著挺起的位置「對了…大嫂……你……你不是要換衣服…嗎?還…還……要問我的意見嗎?」「對阿…想問你我怎么穿比較好看……」「那你拿比較性感的衣服還有內褲給我看看~看你怎么穿比較好看於是慧慈便停下雙手站起來走到自己的衣柜前尋找性感的衣服,這時候的傑因為勃起而撐著褲襠,便把褲子上的拉煉拉下,把掏出來透透氣后,便走到慧慈的背后問「大嫂~ 我把你的褲子脫掉喔?」「嗯……」慧慈便找著衣服邊回答」傑便把慧慈的褲子慢慢的脫下來,因為慧慈的配合,傑便把褲子完全的脫下來扔到一旁,便提著自己的放到慧慈的兩腳中間,感受著慧慈因為興奮而有點潮潤的內褲上「大嫂……把大腿并攏夾著我的,這樣你會很舒服喔」慧慈聽話的把大腿并攏,傑發出喔…的一聲,這時候的慧慈已經找到幾件比較性感的內衣褲,便拿給傑看「傑…這…這幾件都是……比較性感的內…內褲……你…你看看」因為傑的一直在慧慈的兩條腿中間一跳一跳的,讓慧慈說起話來緩慢還帶點微微的呻吟,傑便拿了一件前面布料一半帶網狀另一半是一般的紅色丁字褲看了看說「就這件丁字褲吧,這件設計感很棒,我很喜歡這件」「嗯……要…要現在…換……換嗎?」傑考慮一下之后便往后退一步說「就現在換吧,那你現在穿得這件我現在想要拿來打手槍給你看」慧慈聽了之后臉更加紅潤,便轉身把身上的內褲脫掉拿給傑并換上傑說的丁字褲,傑接過內褲后便把內褲套在自己的上,而內褲上濕潤的部位則是套在自己的龜頭上,走到床邊坐下「大嫂~ 你先把你的奶罩脫下來吧,襯衫不用脫~ 這樣比較性感」慧慈聽了之后便把兩手伸到背后解開鈕扣,一手從衣服下方伸進去把胸罩拿出「丟到旁邊吧,你以前一個人的時候有沒有自己自慰過?」「嗯…」「你都怎么自慰的?」慧慈聽了后走到床邊的小矮柜前,打開抽屜拿出一個跳蛋給傑看,傑看到吃驚了一下說「原來大嫂有買這個東西喔」這時候的慧慈臉更紅了紅到耳根上「這樣吧,我用你的內褲自慰,你用這個跳蛋來自慰,我們互看對方自慰,你去坐在椅子上吧」慧慈聽話的走到化妝臺前,椅子拉出來反轉180度,并且坐在椅子上椅背靠著化妝桌,把一只腳跨在椅子上另一只腳放在地上將大腿撐開。

坐好之后便把跳蛋的開關打開,慢慢的放在那件性感的丁字褲所遮掩的神秘地帶,另一手則是搓揉自己的奶子,一邊看著傑搓著套著被自己的所沾濕的內褲下的一邊來感覺跳蛋帶給她的刺激感,臉上的表情相當撫魅,傑則是一邊看著慧慈自慰一邊用手抓著被慧慈的沾濕的內褲下的套弄著,慧慈因為邊看著傑自慰還有跳蛋所帶給她的刺激,丁字褲所遮掩的神祕地帶上的布料越來越濕,呻吟聲也隨之提高,傑看到這情況便快速站起來沖到慧慈的面前一邊套著,慧慈則是繼續自己的動作「大…大嫂……你……現…現在的…樣子…跟…表…表情好…好…撫魅」因為傑的讚美,慧慈便把搓著奶子的手伸到自己的神祕地帶,隔著內褲搓著陰核,傑一只手繼續套弄另外一手則隔著衣服搓著慧慈的奶子,當傑把手放在慧慈的奶子上時,感受到奶頭因為興奮而突起變硬,一邊揉的慧慈的奶子手指還不時的搓弄奶頭,慧慈感到更興奮越流越多,讓丁字褲沒有辦法在吸著慧慈的,椅子上的水漬越來越多,已經從椅子上有些滴到地板上,還有一部分流到大腿上「嗯……喔…嗯……」「聲…聲音……再…再大一點…越…聽…越爽」「…啊……喔…喔……啊……」傑一邊加快套弄的速度邊說「快射了……大嫂…快看!!」聽到傑這么說后,慧慈低頭瞇著眼睛專注的看著套在傑的龜頭上的內褲水漬的地方已經很濕了,自己也加快的搓揉自己的陰核而跳蛋還是隔著丁字褲感受著,蛋是不知道甚么時候跳蛋震動著頻率已經是開到最大「大嫂……射了!!啊…啊……啊……」慧慈看到自己剛剛所穿的內褲因為傑的水漬變得更濕,有一些從內褲與龜頭的隙縫中滴了下來,還有些滴到自己的肚子上,因為看到這個情況慧慈也宣告自己要高潮「泄…泄了!!……啊…啊……啊…」慧慈的高潮后坐在身體不停的顫抖,而兩手因為高潮所帶來的刺激垂在身體的兩旁,兩只腳則是都無力的攤著,跳蛋也因為手沒有力氣而掉落在慧慈的中持續震動著,傑的時間比慧慈高潮還要早一點,所以呼吸已經稍微調整好「大…大嫂~ 還沒有結束喔!」傑說玩后便把慧慈從椅子上抱起「還要再來~ 因為我的還是挺著呢,你的內褲還掛在我的上喔……」慧慈因為圣痕的力量還有剛剛傑所輸入的指令的關系,只是微微的點點頭,傑走到床邊把慧慈放下,慧慈因為高潮的余韻還沒有退,身體無力的躺在床上「大嫂……這次你穿著這件內褲喔!!」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傑用手指了指掛在自己上的內褲說,慧慈稍微的抬頭看著內褲便說「傑……你幫我換好不好……我現在沒什么力氣……」於是傑便把上的內褲拿起來放在慧慈的肚子上,兩手伸到慧慈的腰邊把內褲緩緩的脫下來,慧慈也配合著,脫下來后看得慧慈的穴口一張一合的,原本堅挺的更挺,慧慈看到傑的后,不知道為何眼睛死盯著堅挺的,而且還有一點點的精液從馬眼流出來,傑雖然知道慧慈盯著自己的但還是要幫慧慈換內褲,於是就把沾了和精液的內褲拿起來說「這件上面的精液還有一些溫度,你等等穿的時候會很舒服喔」「嗯…」傑幫慧慈穿好已經濕到不能再濕的內褲后,又把剛剛脫下來的丁字褲套到自己的上方式跟剛剛一模一樣,傑忽然轉身撿起跳蛋便說「這次要把這個放進你的陰道里喔~ 不對……是小穴……把大腿張開吧」「嗯…」慧慈微微的點了頭后就把大退張開,傑故意不把跳蛋馬上放進去,而先用手隔著內褲揉著小穴邊的陰唇,手指還不時的搓著陰核,因為剛剛經過高潮,慧慈的身體感受到傑的愛撫所帶來的刺激更強烈於是便放聲的呻吟「咿~ 啊啊…喔…啊啊…啊啊……」傑聽著慧慈的呻吟聲,便慢慢的加快手搓揉的速度,速度越來越快慧慈的呻吟聲則是越來越大聲「啊啊~ 不…不……啊……」「又…又要…泄了…」聽到慧慈說得這句話后,傑的手馬上停下來不讓慧慈又再泄一次,他打算要讓慧慈想高潮又高潮不了的快感,慧慈喘著氣「為…為什么……」傑露出奸笑說「呵呵……大嫂~ 不要急……這個還沒放進去呢」傑半趴在慧慈的旁邊,把臉靠近慧慈的耳邊「這次要讓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且你以后還會跟我要的喔」慧慈聽了之后,臉因為剛剛的高潮而退掉的紅潤又紅了起來,但內心滿懷期待的想著,傑會給她甚么快感呢傑將臉移到慧慈的兩腳間,用手撥開遮住小穴的內褲,把一直拿著手上的跳蛋慢慢的放進慧慈的小穴里,然后伸手把慧慈身上的衣服解開幾個扣子把奶子露出來,而自己則是把褲子脫了下來丟到一邊,慧慈因為感受著跳蛋的震動又發出了微微的呻吟聲,傑叫慧慈稍微側躺,自己躺到后面把慧慈抱起,把套著丁字褲的放進慧慈的內褲里,不停的頂著慧慈的小穴口,兩手從慧慈的后面伸到胸前,手掌分別抓住奶子,臉靠近慧慈的耳邊說「大嫂~ 這樣很舒服吧……」「嗯…啊…舒服…啊…」慧慈一邊享受著一邊回答,這時候傑開始緩緩擺動自己的腰部,讓一邊磨擦慧慈的小穴口一邊頂著,慧慈的腰部也微微的扭動讓陰唇夾著,再加上傑的手不時得玩弄自己的奶子,在跳蛋與還有傑的雙手的三重刺激下,讓慧慈不自主的放聲呻吟,傑也因為感受著內褲與小穴的刺激,擺動腰部的速度越來越快「好…好爽……又…要射了……」「…嗯……要…要泄了…喔……」「啊……」兩人同時大叫,傑把精液全部都射在內褲里再加上慧慈高潮后的,兩人的下體都濕透了,但是傑并沒有因此而軟下來,反而更堅挺無比,慧慈雖然已經到了高潮,但是小穴反而更敏感,她感覺得到傑的還堅挺著,於是扭動腰部讓小穴繼續感受著一手伸到下面隔著內褲輕輕的揉捏著,說道「傑……你…你好棒喔……還是挺著耶…這次你想要怎么玩大嫂的身體??插小穴、還是要我幫你含??」傑自己也覺得奇怪,但他心想應該是圣痕的關系所以也沒有多想,回道「大嫂……你這么變得這么騷了??剛剛還有點害羞的說」「嗯……討厭拉,還不是你太厲害了讓嫂嫂泄了兩次,人家第一次這樣嘛……」慧慈用撒嬌的口吻說「大嫂……你奶子還蠻大的,有沒有試過用奶子夾??」「沒有試過耶……怎么用??」「我教你」傑要慧慈躺正自己則跪坐在慧慈的身上,把沾著慧慈還有自己的精液的放在慧慈的兩顆奶子的中間「大嫂……你用手擠你的奶子」慧慈很聽話的照傑的話做,傑將兩手撐在慧慈的頭兩旁后開始前后擺動腰部,慧慈看著自己的乳溝一下子露出龜頭又一下子的淹沒龜頭,讓他身體又開始燥熱起來,兩條大腿不時并攏的相互摩擦,跳蛋還在慧慈的小穴中震動著,慧慈的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揉捏堅挺的奶頭「大…大嫂…你…你的奶子…干……干起來…好爽…」慧慈沒有回話,反而是用呻吟聲來代替「大嫂……你的…嘴……要…要含」聽到傑的話慧慈開始用嘴巴含著傑的龜頭,傑也因為如此也降低腰擺動的速度,好方便讓慧慈享用自己的龜頭「太…太舒服……了」慧慈聽到傑這么說更加賣力的替傑服務,現在她的性欲已經被傑提到最高點「嗯……嗯…嗯……」「…要…要射了……」慧慈這時候馬上把龜頭含著,忽然間感到龜頭在自己的嘴中跳動著還噴了好幾股熱流到自己的嘴里,還有些被慧慈給吞了下去,因為量太多慧慈的嘴塞不下便放開嘴,但是龜頭并沒有因此而停止噴射,有幾發噴到慧慈的臉上還有頭發上,也有幾發噴到床上跟慧慈的枕頭上,噴完之后,慧慈便用舌頭把馬眼流出來的精液全部舔乾凈,舔乾凈以后就把精液含在口中感受一下精液的味道,最后便把嘴里的精液慢慢的吞下肚「大嫂……好喝嗎??」「好喝……可是我的小穴也想喝耶……」「明天吧,你看,已經慢慢軟下來了,連續射了三次~ 所以明天再來,到時候也會讓你的小穴也嚐嚐的」「嗯……」傑看了看時間后已經十一點多快要十二點了,這時候楨已經快要回來了,他怕楨發現他跟慧慈的事情,於是叫慧慈趕快把房間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也幫忙整理,把房間整理好以后,傑的心里突然有一個想法「慧慈……」「什…么…事」慧慈聽到傑叫他以后便又呈現木偶般的狀態,傑看著慧慈已經進入空洞狀態便把心中的想法一一的說出來「大嫂…當你醒來之后你會忘記剛剛跟我所發生的事情」「…忘記……」「但是你會記得你的丁字褲上面都是我的精液,你會認為是我拿你的丁字褲自慰后把精液流在上面的「…記得……自慰……」「不過你很喜歡我留在你的丁字褲上的精液」「…喜歡……精液……」「你會照著穿,而且你明天開始會把自己隔天要穿的內褲放到我房間的床上,但是你不會讓我知道原因」「隔天……床上…原因…」「如果你沒有穿沾著我的精液的內褲,你會感覺渾身不自在」「…精液…不自在……」傑把剛剛的想法都輸入到慧慈的腦里以后,突然想到「對了~ 你醒來以后會看到身上有一些精液,你不會去理會他」「理會……」「還有看到我下面沒有穿褲子也不會覺得奇怪」「…奇怪……」「現在把你內褲里的丁字褲拿出來」慧慈用機械班的動作把丁字褲拿出來,因為傑只有叫他拿出來所以慧慈拿出來之后就拿在手上,傑看這么那件丁字褲,上面不但沾著自己的精液還有慧慈的,而且還不時滴著水滴,看著這間丁字褲傑下體的又不由自主的勃起,讓他又想玩慧慈的身體,可是楨就快要回來了,所以他壓抑住自己的欲望,繼續對慧慈輸入他要的指令「等一下我數到三之后你會把你身上的內褲脫掉然后送給我,再穿上你手上的丁字褲」「…內褲…送你……」傑很滿意把指令都輸入完以后,便開始數數,他數到三之后慧慈就清醒過來,并且按照剛剛的指令把身上正在穿的內褲脫掉,丟到傑身上并穿上丁字褲傑雖然知道這件內褲已經是屬於他的但還是故意問「大嫂你這內褲是??」「送你的」傑聽到慧慈的回答后滿意的把內褲收在衣服中的口袋,這時候的慧慈在衣柜前面還在苦惱著該穿甚么衣服,便轉頭問傑「傑……你覺得我穿甚么衣服比較好?」傑突然像被雷打到一樣既然把換衣服的事情給忘了,於是便走到慧慈的旁邊,挑了一件很薄的白色襯衫拿給慧慈「你就只穿這件就好了,內衣跟褲子都不用穿」因為傑之前就把慧接受他的意見的指令輸入了,所以慧慈并沒有抗拒而直接接受傑的建議「那我去看電視啰,現在有播我要看的節目」「嗯」慧慈回應后,傑撿起自己的褲子走出慧慈的房間把剛剛慧慈送給他的內褲收到房間已后便到客廳看電視,雖然他的眼睛是看著電視,但是大腦里還是在想著得到圣痕的測試結果,想著想著便把腦筋動到妹妹身上,他想要用別是方法做測試,才能讓他有滿意的結果這個以前就看過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